post | sidebar | footer

Sunday, August 19

軼史

你說我最想要的是小鳥伊人的女人,我當堂笑翻了。

我口裡一直嚷著要這樣要那樣,其實都是騙人的。


從來都不計較御下胭脂的你那一臉倦容,反正那個時侯還不是轉身、熄燈。
要你懂信用這回事也是苛求,你以為相處得多就可以更了解男人。Oh Dear, you are not even close.

大概只是一份對世俗的不肖玩味,不是說什麼紅酒名畫古堡晚禮服(請自行聯想起什麼豪宅廣告)。
只不過,在 Plastic Bag 橫行中環的那天,你會我行我素 dun give a damn。
在我踐踏那些奶粉明星,嘲笑楊千樺是那樣"恨有人要恨到無朋友"的時侯,你眼角會泛起同樣的蔑視。
至於那些痴男怨女貓貓狗狗影響力五十大云云,你會不肖笑道 not mean a thing。

這樣的話,我會很欣賞的。

我們男人都壞透了,左腦是愛因斯坦,右腦卻是佛洛伊德。
. . . . .
海路

我們的確有談過結婚的事。
你不會成為歷史,只是一段軼史。

坦白說,這些事可算是家常便飯。

2 comment:

Kunoichi Terminator said...

A little woman could become a lion on bed. Don't look down her.

宇宙人 said...

Dun worry, in that case, I won't let her go onto the top, even she is tiny short ;-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