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 | sidebar | footer

Wednesday, April 18

卯月 (ver. 1.5)

四月,實際日子我都忘了,大約一年了.
誰利用誰,誰太貪心,都不重要.

多得你,我成長了.只是我一早不再喜歡你了,你口說著喜歡音樂和文學,卻只記得濱崎步,手上拿著瓊瑤. 或者我真的是欠了你什麼, 你讓我半夜趕到醫院去.

不理你,你卻娃鬼回魂,我差點上演驅魔人.什麼知情識趣,別以為自己很了解啊.

其實,我一直都沒有討厭你的.那時候我以為不會再見你的了,臨起行前我還是見了你.

只是請你吃鳥冬麵而已,你什麼都不用說.

IMG_1210
花語...我不記得了,不是給你的.
是給那個妳的,妳明白嗎?

祝福的話我說不出口,這樣過日子不會幸福的.
你保重吧.

4 comment:

Hunter, Wayne, SJ & 阿耀 said...

我以为我已经忘记她了
我以为我已经可以坦然面对她了

原来,遇见她,我还是那样狼狈不堪

祝福,我想我会留给我自己

宇宙人 said...

為什麼要狼狽.
是男人就應該堂堂的面對人.
站起來吧,兄弟

Hunter, Wayne, SJ & 阿耀 said...

By 狼狈,i mean心情上的涟漪啦..

“不理你,你卻娃鬼回魂,我差點上演驅魔人.”

可能我误解了..

宇宙人 said...

只是我不再理那個人時,那個人卻像冤鬼般飄回來,而且是滿肚怨氣,說是午夜兇鈴會比較貼切吧 X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