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 | sidebar | footer

Wednesday, April 17

Pain (Killer)

三月中旬有一段日子,一連幾天報紙都在報導一個周姓男子的父母失蹤。像所有城市人一樣,我也只是看過就算, 只是覺得那人有點面熟,不會是那個吧 ?

那天一個電話,你哭不成聲,問我可有留意新聞。

有呀,怎樣了 ?

你說不出話,就一直的哭泣。

我這才覺悟到,那恐怖的殺人命案,兇手就是我們認識的那個 H。他殺了父母,把屍體大御八塊,然後布局說他們失蹤了。

我拿著話筒,一句也沒說,一手掩著嘴,想吐但吐不出。死亡就發生在我們身邊,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人身上。

我們所知道的,比報紙報導的更多更多,隨時都可以上頭條。

IMGP3105A

人努力的為未來打算,最終還是抵抗不了所謂的命。

總是會說沒想過,怎麼會。

以前也沒想過,變賣了車子,向兄弟道別,也了賣了很多東西,最後還是回來了。只是當時未能向那個女人道別,開口向她說一句,到現在仍然覺得遺憾。

之後,因為工作,也因為旅遊,走遍了幾個國家,很累。我媽說我在家的日子比在國外還短,我說其實是乘飛機的時間比坐公車的時間長而已。

看著遍地花吹雪,想起櫻花的短暫。

1 comment:

Kunoichi Terminator said...

也許兄台已經看過小弟的暗評,小弟就事件便不再多說。
也許夜幕低垂的鐵窗外,偶吹一陣如冰的冷風,刺痛心扇。人要冷靜,不要冷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