post | sidebar | footer

Sunday, March 22

シドと白昼夢 (我們不大相同)




以前的夢想是什麼 ?
其實我是別人
還自以為是艾安珍妮絲
當然 我是知道另有其人~

現在的夢想又是什麼 ?
不過我還是我
欲望一切有的沒的我都分不清了
反正 現實有很多事就是不確定

哼~ 我就剪斷你的頭髮
只要從那黝黑的雙瞳 投映入我的眼眶
我就呼吸得到
雖然我好討厭那失蹤的身影
但是 殺了你也沒關係吧 ♪

讓你戴上手銬 向我下跪吧
若只得我一個人就會哭個不停
所以才隨處借人肩膀依偎一下
哈~ 你又不是我~

在你白皙的臉頰 劃上細小的雨滴
但是呀 不要哭了
現在馬上就為你解開手銬
好吧 我原諒你 你的一切 ♡
. . . . .

原本想貼《下剋上》那個 rock 版。
不過經典就是經典,仍然是百聽不厭。
親愛的,我知道你也好喜歡。
. . . . .

IMG_4418
流 砂 unconditional busyness

大概是自小教育的關係,也許因為那裡是香港,以前我真的很會計較人,開口總是刻薄說話。投契最緊要,話不投機半句多。

又過了一段日子,對於那些所謂 LIFESTYLE,非常不認同。尤其是你那副嘴臉,不可一世。酒色財氣,好有型喔----你真的這樣以為。 Oh Dear~ 不過是幫你加速衰老而已。

曾經想過,若果你肯坦誠,最低限度,開口說句話,我是可以原諒你的一切,不附帶懲罰或條件(你會不會也這麼想 ? )。你應該知道,打從心底我好珍重你的。

但其實,我做不到,我始終是人。

現在才覺得,這一切都不重要了,我們生來就不盡相同,志趣相投,那些只不過是強求。喜不喜歡,其實真的好簡單,我也是很隨和的。

2 comment:

Kunoichi Terminator said...

I think Ms. Lai is a kind of female ninja. She can sacrifice anything to get the mission done. She makes up and wears well during the mission. She can kill HK boys cruelly.

As I said in http://bladeak.blogspot.com/2008/07/sectors-of-economy.html

She wins the world but loses herself, eventually what can she get?

宇宙人 said...

Hong Kong is such a bloody metropolis, dun you think ?